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时间都知道第7集剧情介绍

来源:时间都知道电视剧  时间:2018-03-19 11:35
时间都知道第7集剧情介绍

叶珈成是帅哥一枚,不管什么年纪,三十五岁还是二十五岁,他的长相都符合当下社会的审美主流,就算以挑剔的眼光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帅得清新俊逸。
叶珈成,时简心里念念想想这个男人大半个月了,现在终于再次见面,还是以那么突然又惊喜的方式,加上今天吹了半天气球腮帮子有点疼,她眼泪都要崩出来。
冤家!
叶珈成只穿着一件浅灰的高领开司米走进来,头发像是刚理过,脖颈看着修长又匀称;此外,他手里搭着一件外套,是一件白色外套。时简蹙了下眉头,外面有那么热么?她又看了看搭在叶珈成搭在手臂的外套,隐隐可以看到上面沾了一些红色污渍。
哦。原来是不小心弄脏了外套,临时过来买衣服。
今天易茂男装搞店庆活动,旗舰店人来人往,见多了太多大腹便便又挑剔的男顾客,年轻的女导购员们心里已经是不停吐槽的状态,所以她们看着迎面走进来的男人如此风姿卓然,感受便如一缕清风恰到好处吹了过来。
店里两个年轻导购小姐都想要上前提供服务,彼此又注意到了好姐妹眼里那点意图,犹豫要不要让给对方,时简快速放下手中气球,路过她们说:“这个客人交给我吧。”
半路杀出一个时咬金,俩导购小姐反应了半秒,微笑着挤出一个字:“……好。”
所以,有时候心里有什么想法想要的一定要抢先说出来,不然所有好事就会落到那些会主动开口索求的厚脸皮的人手里,而你只能在心里偷偷扼腕长叹:为什么没有早点开口?
只是,她们真想不到,居然是安安静静的时简,先下手为强了……
时简是总公司下派过来,今天总共没接待过几个客人,原本看着还挺……与世无争的一个漂亮实习生,没想到比她们都老练。
算了,脸皮厚的优势,也是与生俱来,羡慕不来。
大门进来,叶珈成踩着光可鉴人的橡木白地板,挑选起了适合自己外套,一时也没有注意朝他走来的导购就是上次那个一面之缘女孩,时简。
他右手划拨着最前排的最新款男士西装外套,取下一件灰蓝棉质,无聊地问了问身后的“导购小姐”:“这款我穿合适么?”
其实这根本就是废话,他穿什么不合适呢。
“我觉得不怎么好,不建议。”时简立在后面回答叶珈成,眉眼弯弯,已经是甜蜜蜜的模样。
“……”叶珈成霍地转过身,看着时简,他感冒未好,控制不好咳嗽了两下,然后有点难以置信地扯了两下嘴角。
他还是认得她的。
时简主动打招呼:“好巧啊。”
“嗯,很巧。”叶珈成回她话。
时简抿着唇,感觉自己快要幸福地晕倒了,没想到这样也能遇上叶珈成。叶珈成不是A城人,他在A城读了七年书,之后就留在这个城市发展,直至成家立业。说起来,她要不要找个时间回青林市一趟,看看她未来的公公婆婆,他们都对她很好。
“为什么不好?”叶珈成审视着她,落地镜照出了他颀长的身姿。
为什么!时简拿过他手中的早春款灰蓝西服,让他摸了摸面料的厚实度,又“自来熟”地说了起来:“你摸摸,料子那么薄,外面才几度,你穿这样出去不冷么?”
叶珈成没说话,淡漠地收回手,因为不管他回答冷,或者不冷,答案都很奇怪。
相比还算淡定的叶珈成,直接奔溃的,是另外两位导购小姐。易茂男装旗舰店里有冬款也有刚新上的春款,不过春款不打折,她们都喜欢推荐顾客购买早春的款式,提高业绩。
所以时简,她在搞什么?
是呵。搞什么?叶珈成斜了时简一眼,还是走到了对面的冬款区。
时简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她和叶珈成结婚之后,叶珈成所有的衣服都是她置办的。像所有女人一样喜欢打点自己丈夫,叶珈成大到正式场合穿的西服,小到袜子内裤都是她在选购。叶珈成也笑着说过,有老婆的生活就是不一样。然后她就问叶珈成,以前都是你自己买的吗?
“对啊,瞎买。”叶珈成这样回答她。
男人购物,果然都是瞎买。时简拿出一件羊毛长款翻领风衣,今年某大片热映,男主帅气的经典荧幕影响产生了一定的边际效应,比如这种类似长款风衣卖得特别好。
时简觉得叶珈成穿上这件风衣肯定很好看,好看到招摇。她不想叶珈成那么招摇,又想看他穿这件大衣的样子,最后,她还是找起了叶珈成穿的号。
现在的叶珈成身材和以后的他基本一致,稍稍偏瘦一些。
“就这件吧,你穿一定好看。”她说,样子期待。
叶珈成接受了她的推荐,她上前帮他穿衣,激动发烫的两只手有点不知道怎么放。她多么想摸摸他,尽情地抱抱他。叶珈成一声咳嗽,仿佛看出了她的兴奋点。
时简又帮叶珈成整了整领子,易茂男士的大衣裁剪得很合身,叶珈成这样的衣架子穿着仿佛量身定制的。她看得满意至极,喟叹出声:“真帅……”
叶珈成:“……”
这样的感慨,过于自然流露,实在令人没有安全感。叶珈成拨开了时简的手,“我自己来。”
“嗯。”
叶珈成立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地扣上纽扣,效果不错,另外确实很……暖和。
“这款多少?”他问。
“5888。”回答的是另一个店员,观察了半天终于插|进话来了。
那么贵!时简蹙了蹙眉头,有点为难地瞅着叶珈成。
这是什么表情!叶珈成面无波澜地移开目光,对另一位导购小姐说,“这件我要了,直接穿走,埋单吧。”
那么快决定了?时简偷偷拉了下叶珈成的衣服,轻轻说:“你等下。”
等什么?叶珈成来不及反应,时简已经走向店长,指着他说:“店长,他是我的一位……朋友,能不能给个内部价啊?”
不远处的叶珈成:“……”
店长有些为难,想搪塞一下。
时简笑盈盈,继续真诚地恳求,动之以情地说:“芬姐,你就行行好,通融通融嘛。他才刚工作,以后还要存钱买房讨老婆,现在这个社会男人压力很大的,能省则省,你说是不是?”
叶珈成:“……”他以后娶老婆关她什么事。
“好,没问题。”这样的理由,店长同意了。
易茂男士大衣内部价能拿到5.5折,易茂这样的市场牌子,即使店庆也只有最多8折,一下子省了不少呢。时简回过头,朝叶珈成眨眨眼,过日子还是需要老婆吧。
呵呵。叶珈成不疾不徐地走过来,店长开始写单了,另外两位导购小姐也释然了,原来这位帅气先生是时简朋友,难怪时简刚刚那么积极。
“先生你好。”店长芬姐抬起走,笑眯眯说,“没想到你是时简朋友,我们就按照内部价给你折算了,一共是3238.4块,你是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叶珈成回答,淡淡睨了时简一眼,拿出口袋皮夹里的信用卡,递了过去,并说,“不用给我内部价,谢谢。”
店长芬姐:“……”
时简一时也:“……”她真想一巴掌拍死叶珈成!
芬姐反应了几秒,才接过叶珈成递来的卡,重新出单。
时简郁闷了,默默无言地拿出袋子装好叶珈成原先那件白色外套,然后递给了他。叶珈成直接扬了扬高昂的下巴,然后离开,走出了店门。
难过。
“你们是闹矛盾了么?”一个导购小姐好奇问她。
时简也不知道怎么说,点了点头。然后她想起什么,说了句“我出去下”,又马追着叶珈成的身影走出去。外面的叶珈成已经走了一段路,她对着他的背影喊出:“叶珈成!”
叶珈成转了过来,隔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时简忽然有点害怕,害怕叶珈成直接走人,幸好叶珈成还不算太讨厌,只是懒懒地望着她,像是等她走过去。
她稍稍释怀,笑了笑,朝他跑了过去。
“嗨。”时简打招呼,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和现在的叶珈成说话,明明是最亲近的人,她却要装成一个陌生人。
“还有什么事吗?”叶珈成问她。
“我……”时简顿了顿,“我刚刚看见你白色外套的污渍,是红墨水汁。我就是过来告诉你一下,你可以用酒精洗涤它。方法是你先用温水打湿,然后用百分之十左右的酒精搓擦。”
叶珈成的工作偶然需要手工制图,他的衬衫就常染上墨水汁。这个办法还是家里的阿姨教她的。不知道为什么,时简感觉自己都要哭了,鼻子酸酸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叶珈成又问她,“还有其他事吗?”
还有呢,还有一件天大的事。时简抬起头,还是把最想知道的事情问了出来:“那个……你和宋……就是上次那个女朋友……分手了吗?”
话音落下,时简又懊恼了,多么冒失,她好像太心急了。果然,叶珈成神色淡淡,已经做出了闭口不谈的姿态;冬日的阳光打在他脸颊,亮晃晃一片。
叶珈成不是不想说,他真的有些无奈了,对上眼前女孩桃花瓣的眉眼,那么清润灵秀,怎么就生了一副执拗性格。太莫名其妙了,更莫名其妙,他的心居然微微颤动了下。
时简还在等,仰着头,心跳飞快,眸光闪动。叶珈成以前可是告诉她,他和宋晓京根本没有谈多久的。
他有骗过她吗?她忐忑着,直至叶珈成开口。
“分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