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时间都知道第8集剧情介绍

来源:时间都知道电视剧  时间:2018-03-19 11:35
时间都知道第8集剧情介绍

分了?
时简眼睛明显地亮了下。
“真的?”她咧着嘴巴,确认地追问,“你们真的分手了?”
叶珈成忽然有些心塞……
嘻嘻,他真的没有骗她。时简抬着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毕竟她老公刚失恋,她再开心也不能表现太过了,可是嘴角总是控制不好地往上翘。阳光是如此灿烂,世界那么美好,叶珈成刚刚说的“分了”两字,简直是她这段时间里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也是最好的消息。
时简好想拥抱住叶珈成欣喜欢呼,又怕吓到未来老公。她下意识伸出的一只手,改成了轻轻落在叶珈成的肩膀,然后又缩回去;接着她又碰了碰。小心翼翼的,幸福的,满足的。
这样碰碰,应该可以吧。她想。
不可以,叶珈成就这样冷艳地看着眼前人对自己“动手动脚”,她在弹苍蝇么?
“还有其他事情吗?”他接着问她。
嗯,还有。时简有些紧张,心里暗骂自己挫爆了,跟自己老公要个电话号码也紧张……事实真这样,她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眼巴巴地望着叶珈成:“你的……手机号码可以给我一个吗?”
时简没有追过男人,第一次总是很生手。
的确不会追男人的女孩啊。叶珈成没说话,漫不经心的样儿。
时简又拜托地看着他:“不可以吗?”
叶珈成终于轻轻叹出一口气,答非所问,像是提醒地说道:“我以前在你们店里留过一次手机号。”
对哦,顾客资料!时简激动又不好意思,“……我忘了。”
“既然没有其他事了。”叶珈成配合着时简的身高,目光稍稍低垂,再次“冰冰”有礼地开口,“我可以走了吗?我赶时间。”
时简只好说再见了:“再见。”
老公……
叶珈成:“再见。”
时简还是好开心,回到店里第一件事就是翻阅顾客资料,查找叶珈成的号码。
今年夏天,叶珈成的确在易茂男装旗舰店购买衬衫时,留下一份顾客资料。男人潇洒连笔的签名下方附属了一串手机号码。时简快速将叶珈成号码存进手机里,然后撇了撇嘴:明明可以直接给她,偏要她翻那么多顾客资料。
店里芬姐问时简:“刚刚那个帅哥,是你喜欢的人吧?”
时简也不掩饰,不仅大大方方承认,还继续向芬姐讨人情:“芬姐,以后他过来,可不可以都给他内购价?”
芬姐笑,促狭地说:“我是想给啊,就怕人家不要呀。”
时简只有长叹:“……哎!”就在刚刚她给叶珈成发了一条身份识别短信……不过叶珈成没有回她。
今年是易茂服饰成立第61周年,店庆活动长达一个星期。时简作为实习生下派支援店庆,意味着她要在旗舰店呆一个星期。
幸好店里气氛不错,还可以聊点八卦。
易茂是做西服起家,易老先生曾经是A城响当当的“金剪刀”,易茂就是他和第一任妻子创立的品牌。今年易茂服饰六十一岁,易老先生也已经九十二岁了。
易老先生第一任妻子是一位千金,林家银行的大小姐。大小姐不爱指腹为婚的有钱未婚夫,偏偏喜欢上了俊俏年轻的裁缝先生,偷偷拿出闺房私房钱让怀才不遇的裁缝先生经营人生事业。一代痴女,只可惜红颜薄命。生下大女儿,也是易大小姐,就得了肺病撒手人寰,到下面找被她那位活活气死的钱庄老爹,道歉去了。
易家大小姐,也就是易霈的母亲,运气更坏,不仅遇上了最糟糕的年份,还遇上了最糟糕的爱情。壮烈的女人最终选择生下了易霈,至此终年一直没有结婚。
有人说,林家女人不是短命就是薄命,令人扼腕。
易老先生第二任妻子,郭太太,却是一位福旺十足的女人。小家出身,明明是尴尬的续弦身份,连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成了易家当之无愧的女主人。
命和运,决定起—点的是命;改变命的,又是运。
午休时间,店里几乎没有客人,大家凑在一起聊起易家的那些事,穿着体面熨帖的套装七嘴八舌着,基本以“我家二叔跟我说过”“我也听人提起过易老先生以前……”等等作为开头话。传闻最有意思的地方,又体现在一个“传”字。
时简听得津津有味。多年以后还有编剧偷用了易家背景写了一部大火的电视剧,剧名就叫《男色家族》,名字有噱头之嫌,不过易家男人的确都是好皮相,尤其是以后备受瞩目的易霈。
芬姐说起一件事,口吻骄傲。每年易老先生的生日宴都会宴请一些优秀员工过去参加,这里的旗舰店是易老先生最看重的一家店。
说不准今年会有两个名额。
两个名额,意味着除了店长以外还有一个名额。店里的小美小王小珂都露出了向往的神色。时简问出了心里的好奇:“参加易老先生生日宴要送礼吗?”
如果送礼,不是很烦恼吗?出席的人都是社会名流,送多了拿不出手,送少了还不如不送。这样两难。不如不去。芬姐咳嗽了下,回答她:“不用,送。”
时简:“……哦。”她想多了。
芬姐已经参加过两次易老先生的生日宴了,言谈之间有些得意。然后,聊天话题慢慢转到了易霈这里。这很正常,三十岁还未婚的易霈肯定比九十二岁的易老先生更符合年轻女孩们的聊天话题。
她们问芬姐:
易霈长什么样?
易霈和易老先生关系如何?
易霈有女朋友了么,有未婚妻了?
……
以上这些问题,芬姐能回答的基本也只有第一个,所以用词特别丰富:“易霈的确是一位美男子,当时我远远看到几眼,真的很帅,可以说是貌若……潘安。”
“哇——”
可惜貌若潘安是一个褒义词,却不是一个好的形容词;大家都知道潘安长得很帅,到底帅成什么样就不知道了。小王姑娘立马找出了参照物,说话之前还有意地看了看时简,再问芬姐:“芬姐,你说是之前那位叶先生帅,还是易霈帅?”
芬姐想了想,真在心里比较起来。
这还用想么?时简半靠着柜台,拨着柜台的笔,真心实意地说:“当然叶先生更帅。”
小美小王不相信,然后哼哼唧唧地推推她,取笑说:“我看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中了毒了。”作为易茂的一枚小小导购员,她们都希望是易霈更帅。
时简但笑不语,她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她心里就没有男人能帅过叶珈成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们看向时简,时简已经见过易霈了?
大概讨论了太多易家的事,第二天芬姐带来一个足以震动旗舰店的临时消息:今天大家加班到晚上10点,易老先生可能要过来巡店。
小美小王小珂纷纷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
时简在打气球,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停在“加班到晚上10点”,然后也好奇起来:易老先生身子骨不错啊,大把年纪还亲自巡店。
芬姐说:“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现,机会难得。”
的确机会难得。
下午三点旗舰店又收到上面通知:易老先生大概晚上8点过来,同行的还有其他易家人。大家提前结束正常营业,做好准备活动。
事情发展,感觉已经不是巡店那么简单。
时简有一种即将接驾的感觉,小美小王小柯她们也那么认为,然后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开始做事了。
擦地,真正做到了洁净如镜;重新陈列柜台的衬衫、西装;最后是分类,然后调整到最好恰当的摆放位置。
时简也有好好表现,不过她一心二用,中间不忘拿出手机,看看叶珈成有没有回复她。
“嗨喽,珈成,我是时简。”
这条短信叶珈成一直没有回复她,导致“嗨喽”两个字都显得特别尴尬。时简想了想记忆中的甜蜜:以前她在卫生间拉屎,叶珈成都会立在外面陪她说话。
店里的小美有追男经验,安慰了低落的她:“你这样发肯定不行的,你让他怎么回你呢,发一些他可以回答的问题啊。”
比如?
小美瞎扯了:“你吃饭了没啊,你在干嘛啊之类的,随便想想,很多啊。”
太无聊了吧。时简有点嫌弃,她和珈成刚谈恋爱那会都没那么无聊。不过她还是听从了小美的建议,一个字一个字地打起来:“你在干嘛呀?”
呀字,她是琢磨好久才加上去的。
果然,这条短信叶珈成回复过来,不过内容有点简单。
“在吃饭。”叶珈成回她。
太棒了,时简惊喜。
“对,就这样聊,慢慢聊了。”小美得意笑了,“放心吧,只要回复你了就有戏,加油!”
真的么?!时简笑嘻嘻,看着叶珈成回她的“吃饭”两字,开心呐。
然后,她接着发。
……
冬日的夜来得特别早。晚上八点,易老先生没有过来。
旗舰店早早就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没有人敢懈怠,小美她们已经个个挺着腰板等在门口,打了一半的哈欠都逼了回去。
时简自然也站着。她以前哪做过这样的事,不过她等着“接驾”同时,大脑回味着她和叶珈成几条来回短信,心里戏份甜蜜,也没觉得时间难熬了。
大家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九点十分,终于来了。三辆锃亮的黑色轿车一块进来,相继停在了宽阔的店门外面。时简站得轻松又笔直,然后稍稍侧目,观看。
第一辆车下来,是易老先生和他第二任妻子郭太太,郭太太扶着易老先生。
第二辆车子,三个男人,应该就是易老先生和郭太太生的三儿子,易霈的三个舅舅。
第三辆车子,车牌尾号06,不用想也知道是易霈。
如此龙威虎震,搞得那么浩浩荡荡,怪吓人的。
易茂西服起家,易家男人自然个个西装笔挺,易老先生也是一身银灰色西装穿在微微佝偻的身子,看起来精神又精明。
时简再次想到了那部射影易家的狗血大戏,感慨“男色家族”这个名字,还真取得贴切又艳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