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全集剧情

时间都知道第9集剧情介绍

来源:时间都知道电视剧  时间:2018-03-19 11:36
时间都知道第9集剧情介绍

易家人还没过来时,店长芬姐早早带着三位店员站在门口等着迎接。易茂男装在服务这块一直做得很好,秉承着易茂“忠厚诚恳”的四个字宗旨。时简站在芬姐那边的最里面位置,以前都是别人给她服务,第一次这样准备服务别人,马马虎虎过关了。
易家人进来了,郭太太扶着易老先生走在最前面,芬姐微笑地弯下腰:“易董,晚上好。”
店员都开始弯腰。
时简也微微弯了弯腰,眼角轻轻往上斜着,用余光瞅看易家人进来的场景。她注意到小美小王小柯她们都是整齐的45°弯腰,她最多只有15°,有些不整齐。
时简有些强迫症,打算偷偷往下一点,不小心抬起的目光撞上了刚进来的易霈
易霈也看到了她,移开视线,不疾不徐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旗舰店里面配置了手工裁衣区和休息室,易老先生直接去了休息室。裁衣区和休息室隔着一块偌大的屏风,上面墨水江南地写着四个字“上善若水”。
这里只接待顶级VIP顾客,提供最好的手工定制。
芬姐开始煮水泡茶,一室清香。易老先生坐在中间的皮质沙发,接过芬姐递上的杯子,他轻轻吹了吹气,然后一口未尝地放回前面的梨花木茶几。
茶水微震,碧波涟漪。
时简抬抬眼皮,想到了叶家那位老爷,每次叶珈成带她回家过年,她最怕的就是叶爷爷了。她和叶珈成多年没要孩子,叶珈成是独子,婆婆公公不说什么,不代表叶珈成的爷爷对她没有意见。
休息室气氛有些紧张了,看来今晚真不是巡店那么简单了。时简看向相对熟悉的易霈,只见易霈双手插袋地靠在墙面,仿佛他只是陪同过来。
易老先生说话了:“今天除了阿霈母亲,还有在英国读书的小雅没有来,你们都来了吧。”
“是的,父亲,我们都在呢。”接话是一个中年男人,两鬓已有白发,他笑容满面地说起话,“不知道父亲把我们叫来有什么事?您身子不好,其实直接叫我们回家就好,何必大老远跑来这里。”
“呵呵。”易老先生笑了,“霖东,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易霖东:“咱们家的旗舰店。”
“原来你还知道!”易老先生说,“我还以为你们都忘了,忘了我们易茂是做什么家业的,易茂这块牌子是怎么发展和壮大。”
易家人噤声了。
易老先生继续:“我老了,但是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现在玩股票的玩股票,搞房产的搞房产,个个投机倒把,心术不正,易茂的牌子迟早要砸你们手里!”
“……”
原来是过来训话的。
时简瞅瞅易老先生,都大把年纪了,也是一个操心的可怜人。休息室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易霈照样靠着墙面,若无其事,好像那句易老先生那句搞房产的人说的不是他,另有其人。
然而,时简觉得易老先生这番话主要还是说给易霈听。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笃定,莫非是主角定律,毕竟最后的大BOSS是易霈。
果然,易老先生站起来要离去了,临走前特意看了看易霈,交代说:“阿霈啊,我们家的旗舰店,你可能也好几年没进来过吧?既然今晚难得来一趟,你就做一件咱们易茂的西服再回去。”
顿了顿,“不要老喜欢穿那些国外牌子,我们易茂的西服不比洋牌子差。”
易霈站了站身子,微微颔首,答应下来:“好的,谢谢外公。”
易老先生和其他易家人终于离开了,时简吁了一口气。易霈还留在这里,她看了看他的衣服牌子,还真是某意大利的牌子。
这人貌似不喜欢自己家的西服啊。
芬姐问易霈:“易副总,你的尺寸店里还有备份,这次制定西服,是按照原来尺寸,还是重新测量。”
“重新量吧。”易霈说,“之前的尺寸已经是三年前了。”
好家伙,易老先生还真没有说错。
易霈要量尺寸了,时简也要离开休息室了,没想到易霈叫了她名字:“时简,你来量。”
她来量!?
芬姐很识趣,临时教了她两句,然后递给她量尺和其他工具。时简烫手山芋地接了过来。幸好,她给叶珈成量过尺寸,网上买衣服也是要量一量。她走到易霈对面,拿着皮尺和直尺比划了比划,然后犯难起来,主动坦白:“易总,我不会量。”
其实也不是不会量,只不过量西装尺寸要精准。臀部大腿这些地方,还是比较那啥的。她记得看过一个电视剧里,老裁缝给男主角测量尺寸,还要考虑小男主放在左边,还是右边的问题呢。
那么多事,还不如直接说不会。
“不会么?”易霈没有让她继续测量,而是坐了下来,“时简,这个月我们见了几次了?”
这个月他们见了几次?她想了想回答:“三次吧,一次我主动找你,一次你找我,以及今天。”
易霈点了点头,说起另一件事:“下个星期,你就过来帮我吧。”
帮?!这次用得真是……高看了她啊。
时简握着皮尺,一下子感觉重任在肩,腰挺得更直了,她点点头说:“好的,易总。”
易霈站了起来,扫扫她手里握着的裁衣工具:“真不会?”
“真的,不会。”时简回答,笑了笑。
“哦,那你让芬姐进来。”易霈说,口吻奚落,“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
时简:“……”什么都会,这个评价她也是醉了。
——
简直什么都不会啊!
时简翻着考研数学书,吐槽自己。以前学的东西,她真忘得干干净净了。下个星期,她要到易茂置业那边做事,回来翻翻日历,下周二也是她的研究生入学考试时间了。
B大的入学研究生考试是“以前的她”报名的,“现在的她”不管如何,也要到考场走个形式吧。所以这几天她从旗舰店回来,立马请了假蹲在宿舍看起了书。
赖俏说她这是临时抱佛脚,不如不抱。如果她都能考上,肯定是佛祖睡着了。
时简趴着书桌,佛祖没有睡着,她快要睡着了。她决定参加考试,主要想验证一件事:同样的自己在相对同一个的时间里,去做同一件事情会有同样的结果么?
她心里的答案是不一样。
然而,到底能不能考上只有真正考过才有答案。当然,她觉得赖俏说的很对,现在的她参加考试,如果真给她考上,佛祖睡着还不够,还要有佛爷给她送答案才有希望。
MSN里的叶珈成上线了,她抱着侥幸的心理,拍了一张题目照片发给了叶珈成。像素不好,不过能看清。昨天,她死皮赖脸要来了叶珈成现在用的MSN号,用处还是很大嘛。
“这题,我不会。”她输入。
意料之中,叶珈成那边照样无声无息。
时简低下头,继续做题,和自己大脑较着劲儿。大概过了五六分钟,聊天框里弹出了一大串内容,是叶珈成给她发来的解题思路。
天哪。
她亲爱的老公,果然厉害。时简忍不住惊喜,惊起了卧床玩手机的赖俏。
她输入:“谢谢谢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随手。”叶珈成回复她。
噢。时简双手托着脸,面颊红润。这个感觉又回到了她和叶珈成刚谈恋爱那会,少女心跳个不停。之前的她和珈成认识到恋爱,没多久就结婚了。之所以赶着结婚是双方长辈都催促了。不过叶珈成向她求婚的时候,她还不肯答应,觉得太快了。那天刚好是西方情人节,叶珈成搞浪漫开车带她到山顶;后半夜车子没油了,三更半夜,她和他相拥着蜷缩在车里,仰着头看向天窗外面的星空。
以后的A市,难得还有那晚那么漂亮的星空,群星满天的。
然后叶珈成说:“时简,信我一次。”
信他什么?她转头看他。
“信我,能给你幸福。”车里空调停止运作了,天窗微微打开通气,冷冽的夜风不停地钻进车里。叶珈成将她抱得更紧,然后说,“我以前觉得男人求婚的话都是虚情假意,用好话将女人骗进对她们失利的婚姻里。时简,我以前也不相信婚姻,排斥婚姻。可是真奇怪,人会变。我真想结婚了,和你一起。”
她笑着打岔,心里甜蜜又得意:“叶大帅哥,你想结婚的人,为什么会是我?我虽然不错,不过好像也没有特别优秀吧。”
“对啊,我也奇怪为什么会是你,按理不可能是你才对。估计我们结婚后那些洗衣做饭、拖地打扫的活还要我来做,亏得要命。”
她不同意,觉得叶珈成冤枉了他。
然后,叶珈成低低地笑了起来:“时简,你相信缘分么?我开始相信缘分了,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你是我喜欢的,想要的那个,对的人。”
你是我喜欢的,想要的那个,对的人。这话她可不可以理解成,她厚着脸皮说了出来:“你对我……一见钟情吗?”
“真肉麻。”叶珈成拍她脑袋,“不过,也差不多。”
……
对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对的人吧。时简打算过阵子就去看医生,然后提前吃药,这样过个几年,她就可以和叶先生生宝宝了。
想到点点。时简难过了一下,一定是点点太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了,所以她才回来了。
时简来到B大图书馆,啃了一天的书。她以前在B大读过书,再次坐在图书馆看书,怀念起了B大的9号食堂。
可惜,B大食堂管理严格,从来不收现金,而她没有饭卡。
高彦斐的电话来得很及时,得知她在B大图书馆,立马说要请她吃饭。她压低声音说:“我还看着书呢。”
高彦斐只说了一句:“叶珈成也在我这里。”
“你们在哪儿?”
叶珈成还在高彦斐那里,两人立一块立在天义实验楼外面,等着她。时简开心地跑了过去,高彦斐恶作剧将她拦截,右手搁在她肩膀,带到了他这边。
她默默甩开高彦斐的手,自觉走到了叶珈成旁边。
高彦斐愤愤:“今天请客的人是我!”
一致决定在学校食堂随便吃,可是B大食堂那么多。叶珈成问:“去哪个食堂。”
时简抢先回答:“九号食堂。”
“嘿——”高彦斐笑了,“没想到你对我们学校挺了解啊,还知道9号食堂。”
哪是当然,她以前也是这里的学生啊。
三个人,只有高彦斐有饭卡,自然刷他的卡。时简没有任何过意不去,毕竟以后的高彦斐吃了她和叶珈成那么多饭。不过,时间顺序好像有些……不对。
时简主动去取免费的番茄汤。
叶珈成和高彦斐找地方坐下来。这边刚坐下,叶珈成就递给了高彦斐一张钱,“给你,今天这顿饭的钱。不用请客。”
高彦斐乐了,大大方方收下来,说:“你多给了我不少啊。”
“没多多少。”叶珈成微微侧目,远处是端着三碗汤过来的时简,他解释说:“还有一份是时简的。”
他去叶珈成的二老爷。高彦斐抬着眉,“你们……在一起了?”
“没。”
那么逻辑在哪里?还是他已经工作了,比自己更有钱?
叶珈成用筷子夹了起一根鲜嫩青嫩的四季豆,煞有介事地说:“时简追的人是我,不是你。”
所以,她的饭钱,不应该由他出么?